渣写手,发文就坑强迫症,慎入

命运井(Urdar brunnr)【主锤基】试阅

作者的话:

这是个全员黑暗向犯罪向脑洞,纯属娱乐,不考虑逻辑不考虑实际。请勿自我代入,本人概不负责。

cp主锤基,带盾冬贾妮寡鹰(可能),猎鹰注孤生


1.

站在中庭的8号包间门口,芙丽雅有些紧张。她知道自己今天的目标,奥丁森家族的长子,索尔·奥丁森就在包厢里面,跟他的朋友庆祝自己的生日。

她抬起手在门上轻轻敲了几下。

然后后退了几步,她心里默数了三次十,没人开门。

深吸了一口气,又等了一会,芙丽雅伸手推开了包间的门。

包间里的人很多,但是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位奥丁森家的大少爷。芙丽雅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第一次知道索尔·奥丁森这个名字了,从其他人口里敲击来的消息只透漏出他是个很爱玩的有钱人家的公子。芙丽雅是这条街上备受称赞的美人,她对于自己的魅力相当的有自信。她觉得勾引一位没啥见识的大少爷实在是太简单了。

只要索尔·奥丁森上钩,然后她的任务就能很简单的完成了——

杀了他,不论用什么方法。

奥丁森家的这位公子有着一头非常灿烂的金发,笑起来的样子也非常的耀眼,难怪很多人都说索尔·奥丁森就像一位神邸。

而现在,这位神邸就坐在正对着包厢门的沙发的正中间。他面前的桌面上零散地放着几瓶酒。运气很好的是,大少爷这会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他的朋友们都似乎喝的半醉正在一旁群魔乱舞的扭动自己,有的手里还抱着一位甚至几位包厢的侍者。

完美的机会。

芙丽雅甩了甩她漂亮的亚麻色长发,露出了一副有些惊慌的神情。

“很抱歉,我不是故意闯进来的。”

她尽量然她的声音听起来更无辜一点,她熟悉男人,知道怎样挑起他们的反应。

她满意地看到奥丁森大公子对她投来的目光。

海蓝色的眼睛,很美。

可惜也就只能欣赏这一会了,芙丽雅觉得有些遗憾。

然后她的目光却被舞台上正在表演的那个不知名的舞者吸引了过去。

正在用很高难度姿势把自己挂在钢管上的男士有一头过肩的黑色卷发,眼睛上蒙着一块黑布,配上包厢里的灯光显得分外暧昧。他身上的布料并没有过少,但是却半遮半露让他看起来更具风情。

不错的品味。芙丽雅暗自赞叹,然后把自己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回自己的目标身上。

但她却没有注意到的是,舞台的男子既然如此具有诱惑力,那么为什么整个包厢都没有一个人把视线放在这个人身上呢。同时在她的视线被吸引过去的那一瞬,索尔·奥丁森和一旁搂着女侍者跳舞的一个矮个男人彼此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但这个眼神的交流非常短暂,完全没有引起芙丽雅任何的注意。

矮个的男人趁着酒意,突然捂着肚子说不舒服,然后跌跌撞撞的让女侍者扶着出了包厢。

索尔看了看冒失闯进来的女士,露出了一个礼貌的微笑。

“请问,您是迷路了吗?”

看目标的视线放在了自己身上,芙丽雅有些局促地揪住了自己的裙子下摆,这个动作会让她看起来很无害,就像一个普通的觉得尴尬的女士。

索尔的眼神放在了她身上,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然后像是看到什么满意的货物一样开心地笑了起来。

他举起了手里的瓶子,示意芙丽雅走过去。

“是的,但是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回去了,请问我可以在这坐一会吗?我可以发短信让朋友来接我。”芙丽雅的话语显然让索尔非常的满意。他脸上的笑容明显真诚了许多,然后他挪开了一个位置,拍拍他旁边的沙发,明确的表达了他希望她坐在他身边的想法。

芙丽雅顺从地坐了下来,接过了索尔递过来的瓶子,微微抿了一口酒。

大少爷却立刻搂住了她的肩膀,让她靠在了自己的身上。芙丽雅只听见耳边传来的低沉的嗓音,还有男人的身体散发出来的烫人的温度,只觉得喝酒是个错误的决定。

这酒真烈,她都觉得有点醉了呢。

芙丽雅看着索尔靠近的脸庞,露出了一个痴痴的笑容,装作不胜酒力的样子倒向了索尔的怀抱。

她就快要成功了。

索尔的右手慢慢地抚摸过她的长发,动作非常轻柔,芙丽雅觉得差不多到了可以结束的时候了。毕竟他真是个很棒的男人,让人都有点不忍心下手了。

于是,她侧过身子倒向了男人的怀抱。

她自然也就错过了索尔眼底的神情,那是一种,猎人对于上好的猎物的满意的眼神。

芙丽雅双手搂上了奥丁森大少爷的后背,然后她从指甲里取出了她专用的小刀片。接下来,只要轻轻一划,她的任务也就能轻松完成了。

这时,她听见了一声轻笑。

非常的明显,因为包间里的人还有播放的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都消失了。

芙丽雅心里猛地觉得不对劲,然后手指上突然传来剧痛。

“真是每次都要我来帮你解决呢,brother。”

黑衣的舞者笑着摘掉了眼罩,对着索尔·奥丁森晃了晃手里的小刀。而另一把,现在就扎在了芙丽雅的左手上,刀片自然也因为剧痛脱力自然地掉在了沙发上。

当舞者走进了,芙丽雅才发现,他的身上遍布着深红色的吻痕,更加显得情色,但是手上自由转动的小刀又说明了她遇到了自己的同行,还是其中的顶尖高手。

她捂住自己左手的伤口,想立刻撤退,情报的失误让她落入了现在这样危险的境地。

然后她的嘴突然被捂住了,对方手劲大的让她近乎窒息。

“哎,洛基,你这样浪费了一个本来上好的作品了。”索尔叹息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耳边,腿上突然传来了剧痛。

她的腿,被直接打断了。

“真是个美人呢,brother,会卖个好价钱的……”被叫做洛基的舞者笑着舔过自己手上的小刀,紧接着,他把刀用力扔向了索尔这位大少爷,自己却快步走到芙丽雅身边,抓住她的头发被迫让她仰起头。

“你可真美呢,可惜了。”他假惺惺地摇头叹息。

芙丽雅以为她是在说自己居然是个杀手这点很可惜。

下一秒她的意识离开身体之前,她听见了黑衣男人在她耳边的低语;“可惜了,你为什么要碰他呢,他可是我的……”

然后是整个意识涣散,最后的印象是视线里瞥到的男人脖子上的红痕。

原来一开始,她就失误了。

 

索尔看了看地上被扭断脖子的女人,还觉得有点可惜,毕竟这可是个上好的美人,活着总比死了更有价值。

他手里还握着刚才洛基扔过来的小刀。

他转头看了过去。洛基正在懒洋洋的脱下身上的衣服,换回他放在一旁的平时总会穿着的黑色西装。

索尔笑着凑了过去,“这么快就把衣服换回来了?”

洛基白了他一眼,有些不耐烦的扣上了最后一颗扣子,说;“下次我可不会帮你解决麻烦了,索尔。”

奥丁森家的大少爷没说话,盯着他看了半响,无奈地笑了笑,拿起放在沙发上的外套,走出了包厢。他还要去找班纳,房间那活得等着他来接手,就算再浪费也还是个不错的商品不是?能卖个好价钱了。

Tbc.


评论(2)
热度(23)

© Josiah.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