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写手,发文就坑强迫症,慎入

【裴狄】雪落·一『H预警』

带感【捂脸】

一只蠢毕:

神都落下了今年第一片雪。
“这雪来的不早,倒是很巧。”
一双手伸出来捧着雪花。手的主人留着一撮山羊胡,没有显得自己多成熟,安在英气的面孔上反而有些滑稽。
“啊……”一旁较高的男人随意应了一句,拉低了自己的斗篷。
头蓬下白色的皮肤,白色的头发,白色的眉甚至白色的羽睫,与这白茫茫的一片几乎融为一体。
“东来,可是冷了?”狄仁杰注意到裴东来的动作,微微偏头关心地问了一句。
“不劳寺卿大人操心。”裴东来微微皱眉,努力想表达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可狄仁杰分明看到了他微微扯起的嘴角。
“冷了就进去罢。”狄仁杰揽住少卿大人的肩膀。
“不必。”裴东来的嗓音沉了沉,他知道狄仁杰喜欢雪。
正如他讨厌雪一样。
但是他不介意迁就狄仁杰,如果他够识趣的话,就应该知道他们接下来会做什么。
可惜这大理寺卿可恶的地方就在于,平时明明什么都懂,就是在关键时刻会卡壳。
狄仁杰眨了眨眼睛,继续劝他道:"越下越大了,你真的不进去?"
裴东来没有答话。
从他的角度,刚好可以看见狄仁杰睫毛上落了两片雪花。
他想抬手去拂。然而一瞬间,那雪花就像是错觉一样隐没不见了。
只是狄仁杰的眼睛仿佛更黑更亮了。
"东来?"
裴东来双眼终于恢复了焦距,他冷哼一声,双目抬起,望向远方:"本座会怕这小小的风雪?"
狄仁杰不语,突然伸手攥住裴东来一直隐在衣袖里的双手。
是冰凉的。
裴东来感受着对方的火热,没来由地脸上一烫。他垂下羽睫,掩住眼中异样的情绪,然后突然笑了。
"怀英……"他哑声轻唤,低下头吻住对方柔软的唇瓣。讨厌的胡子影响了那温润的触感,不过他大度,没要求过狄仁杰刮掉他恶趣味的小胡子。
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发情了?狄仁杰疑惑,但那家伙的舌已经探入自己口中,让他脑中已经不能多想,沉浸在那人带给他的情欲之中。
狄仁杰不解风情,那就让自己来干,大雪天的在雪地里拥吻,多浪漫那,裴东来暗搓搓地一边想,一边继续加深了这个吻。到最后,对方已经被他吻得动情,浑身瘫软地倚在了他的身上喘气。
"呼……年轻人真是如狼似虎啊……"狄仁杰感叹。刚被吻过的有些红肿的唇吐出的热气有意无意地拂过裴东来的耳朵与脸颊。
裴东来挑了挑眉,搂住对方的柔韧的腰肢,一个用力,就把狄仁杰抱了起来。
双脚离地的滋味有些不好受,狄仁杰配合地揽住裴东来的脖颈,心想大冬天的雪花怎么就没把他脑里的精虫给冻住。
狄大人是刚下朝,连官服都没脱就兴冲冲的把东来从屋里拉过来一起赏雪的,裴东来把狄仁杰放到床上后,他扑腾了两下就坐了起来,口中嘟囔了一句什么,接着就开始解做工精细的腰带。
朝堂之上整洁到一丝不苟的衣衫此刻早已凌乱不堪。
大理寺卿大人除去官服的动作看得裴东来双眼泛红。他静默地看着狄仁杰修长的手指慢条斯理地在腰带上流连,然后腰带被他抽出来,发出一声清响,丢弃到地上。那手下一秒却抬起,捂住裴东来的眼睛。狄仁杰戏谑的声音适时地在裴东来耳畔响起:"东来……你这样看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不好意思?当初是谁缠着我要求解锁各种新姿势的?裴东来暗自磨牙,要躲开这手的遮挡,但那人用上了劲,另一只手探过来摸上裴东来的袍带,一扯即开。
"东来别动,让夫君为你宽衣……"狄仁杰轻笑一声,蓦地松开捂在裴东来眼睛上的手。裴东来睁开双眼,发现狄仁杰并不在眼前。下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裴东来低头一看,狄仁杰用嘴咬住自己的袍带,正在向外拉扯。发觉裴东来在看他,抬头露齿一笑。
裴东来的下腹有些发热。
狄仁杰也像是察觉到了这一点,下巴有意无意地往那里蹭。若有若无的酥麻感令裴东来浑身战栗,不由自主地想让狄仁杰动作快点,可又在这氤氲的暧昧之中恋恋不舍。
这绝对是他人生中最纠结的时刻之一。
真是只老狐狸!裴东来有些愤恨不平的想,红晕悄然爬上他的脸颊,瞬间为谪仙般的他增添了几分烟火味道。
狄仁杰自然是不屑于亵渎仙人的。而且只有当裴东来在他身上动情低吟时,他才比他进入自己时更能找到这个人属于自己的感觉。
裴东来的感情,是他狄仁杰给予的。
他亲了一下东来的脸颊,觉得此刻的东来显得更可爱了。
裴东来的表现却不像他的脸上表现的这么无害。他欺上身来,咬住狄仁杰的双唇,细细啃咬。舌头在狄仁杰的口内攻城略地,宣告着对狄仁杰的占有权。
裴东来又何尝不是。现在的这个人比高高在上的贤臣更有人情味,不是属于社稷,属于百姓的那个狄仁杰,而是独属于裴东来的狄仁杰。
想到这里,不禁放温柔些了动作。直到狄仁杰抗拒地推了推他结实的胸膛,才松开他的唇。
"呼……东来……你谋害亲夫啊……"狄仁杰大口喘气,脸颊泛红,就连眼角也爬上一丝异样的红色。
裴东来盯着那抹红色,故意阴沉着脸道:"本座今天就让你想起来,谁才是夫君。"

评论
热度(21)
  1. Josiah.B毕毕 转载了此文字
    带感【捂脸】

© Josiah.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