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写手,发文就坑强迫症,慎入

标题【Stucky】LOST(上)

分级:R(暂定)

配对:stucky

背景:Movies, Soulmate

警告:私设有,重度ooc,软弱的队长警告。设定有参考,有相似算我抄的【并不】

私心没有打上盾冬tag,目前偏向于冬盾,不过作者确定还是站无差


在一生中的某一个时刻,人们的无名指上会出现一个用他们灵魂伴侣字迹写下的句子,这句话正是他的灵魂伴侣想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他们的烙印会有相同的颜色,象征着他们灵魂是完美的一对儿。大多数人会在十岁左右逐渐看到那句话。


史蒂夫·罗杰斯以为自己一辈子不会有一个灵魂伴侣,后来他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1.

每个人都会有一个灵魂伴侣,至少,在这个世界上。

他们一直这么说着。每个人都会。

这个世界,所有人都不会是孤单的。每个人手指上都有着对方给予的烙印,帮助他们能够找到彼此。

 

 

史蒂夫一直没有看到属于他的那句话。

 

 

他出生时手上的痕迹非常淡,这意味着他的伴侣还没有做好准备。小时候母亲安慰他说,等他准备好,印记自然就会浮现了。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这么荣幸能够见证自己的灵魂伴侣出现的那个过程。

 

小小的史蒂夫似懂非懂地望着他的母亲,跟所有第一次得知灵魂伴侣存在的孩子一样,雀跃地期待烙印浮现的那一天。

 

直到十岁他才知道这个时候大部分人已经能看见自己的烙印。

 

“你觉得你的灵魂伴侣是什么样的?”

那天,他跟他的好朋友巴基坐在一棵大树下,手里是画了一半的图画。

“呃,我不知道。”史蒂夫诚实的回答。他仍然看不到他手上的烙印,他记得自己母亲曾经说过的话,“那你呢?”

“他或她一定是最耀眼的,能吸引我全部的目光。”

巴基骄傲地展示了他手指的印记,史蒂夫没有看清上面的句子,他唯一能看清的就是那行字母的颜色,那是由他能想象的最美丽的蓝色组成的、令人印象深刻的印记。他觉得巴基的伴侣一定有着最美好的灵魂,因此才会在他的手上留下这样美丽的烙印。

“那很好。”

“你的手上没有印记吗?”巴基抓起了他的左手,那里仍然只有淡淡的痕迹,当然,没有句子。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史蒂夫觉得受到了冒犯,自己的好友这么说让他很不舒服。

马上就意识到了错误的巴基很快选择了道歉;“嘿!我没有别的意思,你会遇到一个好的灵魂伴侣的,史蒂夫。”

这时半大的少年还不是日后那个魅力出众的军官。

 

十岁确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史蒂夫乐观地想,但当数字朝着二十逼近时,史蒂夫终于开始意识到所谓的不同。

 

他假装自己手指上有那么一句话。

他觉得这没关系,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遇到自己的灵魂伴侣。

但他会理解那些句子代表的含义。

 

“我会找到我的灵魂伴侣的。”

在训练营里,一个年轻的士兵这么憧憬着。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灵魂伴侣。

他们这么说着。

 

“你会遇到自己的那一个的。”

他经常对自己这么说,但迟迟不浮现的句子轻而易举地打碎了他那些像泡泡一样的幻想。

他从来没有拥有过这些。

 

他拒绝了亲近的人的安慰。

他开始假装自己有个灵魂伴侣。

其实这并不难,因为几乎所有人都会选择在无名指那带上一个指环遮住自己的烙印,只有极少数的人,像是卡特特工,不介意别人看到手指上的句子。

 

如今,他已经快二十岁了,他的志向是参加战争保卫自己的国家,做那些他认为正确的事。如果他能幸运的活下来,他会希望遇到与自己契合的那个人,只要他还能活下来。

 

 

2.

巴基八岁时第一次看到了属于自己的那句话。

 

 

用着他能想到的最漂亮的蓝色,工整地印在他的左手无名指上:

“I’m doing what I believe in.”

他想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他的灵魂伴侣是个无趣的家伙他也会耐心地陪着她,就如骑士守护着他的公主。

 

他怀着这样的决心直到十岁那年看见了史蒂夫在画本上随手写的句子。

 

隐约地意识到这并不是什么好事,他真从没想过和他倔强的小个子好友发展一段友谊之上的关系,看在上帝的份上,这实在是太尴尬了。

 

而且史蒂夫值得这个世界上最好的。

 

他记得第一次见到史蒂夫时,他在跟一个大块头打架,更准确的说,是不公平的较量。

“谢谢,但我想我自己能搞定。”

当他把这个有着金色头发的男孩扶起来时,他听到这么一句让他诧异的话。

他打量起这个瘦小的男孩,一点也不健壮,但他有双很漂亮的蓝色眼睛,里面像是有一把燃烧的火焰。他觉得自己会很乐意交这个朋友的。

 

“很高兴认识你,我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

“史蒂夫·罗杰斯。”

 

在军队里,他的遇到了第一对找到灵魂伴侣的战友,那一整天只要有机会他们的视线都黏在对方身上,发自内心的笑容感染着附近的每一个人,巴基跟其他人一起羡慕地看着,渴望这种默契与幸福。

 

巴基·习惯性泡妞·巴恩斯其实是个积极向上的青年。

他甚至开始考虑起和史蒂夫坦白的可能性。

 

 

但他想自己没有机会说出口了。

 

 

他仍没法相信他面前站着的是史蒂夫,他变得高大了,整齐的军装下是健壮的肌肉,跟原来的小个子一点不像了。

但他的眼睛仍然是明亮的蔚蓝色,里面燃烧着一把不会熄灭火焰,巴基骄傲的想着,他还是那个来自布鲁克林的小子。

 

“I will follow you.”

他听到自己这么对史蒂夫说。

 

他只能说出这样的承诺,因为在此之前史蒂夫刚刚告诉他他看到了属于他的那句话。

 

很好,他能说什么?

 

他假假装因为最好的朋友找到了灵魂伴侣而高兴,假装自己——

真的高兴。

或许他是那种最不幸运的人,他的灵魂伴侣选择的不是他。

最终他会理解这一切的,他想。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灵魂伴侣。

他们这么告诉他。

 

他想他是个例外。

 

“你会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的。”

史蒂夫对他这么说,他以为他因为没有找到自己的那一个而心情低落,但那种不能说出事实的沉闷感几乎将他的神经压垮。

 

他开始频繁的做噩梦。

 

他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那是敌方实验的后遗症。

 

他开始把自己的烙印死死的藏在指环下,他没有卡特特工的勇气,将手指上的烙印暴露在阳光下。

 

没人的时候,他会看着自己无名指上蔚蓝色的烙印,但失望和疲惫却渐渐累积。

 

在掉下火车的那一刻,他觉得释然了。

至少他知道他的伴侣是谁,至少他知道他的伴侣还好好地活着,相比起整个世界而言是那么渺小,但他很高兴他遇到了史蒂夫。

 

他微笑着闭上眼睛,任自己坠入深不见底的白色迷雾中。


TBC.



评论
热度(11)

© Josiah.B | Powered by LOFTER